写于 2018-11-26 05:18:03| 奇幻城国际唯一官网| 商业
<p>下个月将举行另一个鲜为人知但同样重要的选举: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新主席将由来自全球各地的卫生部长选举产生</p><p>选举无法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关键时刻进行</p><p>从埃博拉疫情期间的失败中汲取灵感,如果要实现我们所需要的影响,就需要进行紧急改革</p><p>正如比尔盖茨上周在访问伦敦时解释的那样,我们面临着未来大流行的真正威胁</p><p>问题不是如果,而是何时</p><p>有三位令人印象深刻的候选人在竞选中领导世界卫生组织</p><p>其中一位是David Nabarro博士,他是英国人,得到了我们的卫生部长的支持</p><p> Nabarro是一位在国际公共卫生领域拥有丰富经验的好人</p><p>他是一位优秀的国际公务员</p><p>但按照惯例,联合国安理会的五个常任理事国(英国是其中一个)不提供这些机构的负责人</p><p>另一位候选人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认为世界现在应该转向</p><p>他具有真正改变世界卫生组织的潜力和能力</p><p>通过这样做,我们将改善全世界数十亿人的健康</p><p>作为2010年至2012年期间的英国国际发展部长,我看到我们的政府如何能够提供领导力和资源,以改善世界上最贫困地区的妇女,男子和儿童的健康状况</p><p>我们为儿童接种疫苗,并为数以百万计从未接触过的最贫困人口提供计划生育服务</p><p>新的世卫组织领导人需要在贫穷国家建立获得医疗保健的机会方面取得明显成功</p><p>改革重要全球机构的成熟领导力将是有益的,而且至关重要的是,新领导者需要政治技能将不同的利益集团聚集在一起,以便实现真正的变革</p><p>很明显,泰德罗斯拥有我们需要的记录</p><p>作为2005年至2012年期间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他在世界上最困难的国家之一大大扩展了医疗保健:他创建了3,500个医疗中心,同时大大扩展了医疗保健人员队伍</p><p>他在全国建立了更多的医学院,并部署了近40,000名社区卫生工作者</p><p>泰德罗斯致力于改善埃塞俄比亚的卫生系统,这对于埃塞俄比亚妇女获得避孕的比例翻了一番至关重要</p><p>他的努力使产妇死亡率降低了惊人的75%</p><p>为了改善世界的健康,我们必须将初级医疗保健带到最偏远的地方</p><p>泰德罗斯为他的国家完成了这项工作</p><p>因此,他直接了解如何以同样的方式帮助其他国家</p><p>他是唯一在国家一级取得这种成果的候选人</p><p>作为埃塞俄比亚,泰德罗斯外交部长继续领导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议程(国际社会,计划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资金)的谈判</p><p>毫无疑问,非洲联盟正式支持泰德罗斯的候选资格</p><p>现在需要同样的领导力来为世界卫生组织带来实质性变化,使成员国能够共同应对新的卫生挑战以及目前的不足之处</p><p> Tedros,领导风格也非常适合这一角色</p><p>他是一个果断但谦虚的人</p><p>他在成功领导全球卫生机构方面的经验无与伦比</p><p>他在2009年至2011年期间担任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会主席;从2007年到2009年,他主持了遏制疟疾伙伴关系</p><p>泰德罗斯推动了彻底改变,大大改善了两个组织</p><p>更有甚者,他帮助这些组织提出了全球捐助者创纪录的财务承诺:全球基金近120亿美元,遏制疟疾近30亿美元</p><p>在其70年的历史中,世界卫生组织从未由一名卫生部长或非洲人领导</p><p>据我所知,在与泰德罗斯合作的第一手资料中,